现实版《如懿传》 真正乾隆盛世的后妃服饰

编辑:凯恩/2018-11-05 12:42

  清 金镶青金石领约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
  有顶珠、金凤、朱纬、后金翟、冠后护领及等垂绦部件。自太后、皇后至皇贵妃的朝冠顶皆三层,上饰貂、绒,冬用薰貂,夏用青绒;妃、嫔朝冠顶二层。朝冠每层均贯一颗东珠。太后、皇后及妃的朝冠承以金凤,饰三颗东珠,十七颗珍珠;嫔承以金翟,饰九颗东珠,十七颗珍珠;太后、皇后朝冠顶端,上衔一颗大东珠,皇贵妃上衔一颗大珍珠,妃上衔一颗猫睛石(又称猫眼石、猫儿眼),嫔上衔一颗石罗子。朝冠上缀朱纬,自太皇太后至皇后,朱纬周缀七只金凤,饰九颗东珠,二十一颗珍珠,一颗猫睛石,贵妃无猫睛石,其它相同。妃朝冠朱纬上周缀五只金凤,饰七颗东珠,二十一颗珍珠;嫔朝冠朱纬上周缀五只金翟,饰五颗东珠,十九颗珍珠。朝冠后均设金翟一,十六颗珍珠,后、妃饰一颗猫睛石,嫔无。翟尾均垂珠,太后、皇后,垂珍珠三百有二,五行二就,每行饰一颗大珍珠;妃翟尾垂珍珠一百八十八,嫔一百七十二,皆三行二就;无论后、妃、嫔,翟尾中间金衔青金石结一,凡居太后、后位,饰东珠、珍珠各六,妃饰东珠、珍珠各四,嫔饰东珠、珍珠各三,皆末缀珊瑚。冠后护领,自太后至皇贵妃,垂二根明黄绦,贵妃、妃、嫔垂二根金黄绦,均末缀宝石,以青缎为带。

  

  

  此为清宫皇后冬朝冠,饰貂皮,缀朱纬,顶以三只金累丝凤叠压,每层之间贯东珠各一,凤身均饰东珠各三,尾饰珍珠。顶端上衔一颗大东珠,朱纬周围缀金累丝凤七只,其上饰猫睛石各一,东珠各九,尾饰珍珠。冠后部饰金翟一只,翟背饰一块猫睛石,尾饰珍珠数颗。翟尾垂挂珠穗五行二就(横二排竖五列),中贯两面金累丝“心”形结,珠穗饰有金累丝与珊瑚制成的坠角。

  

  清乾隆 绿色缎绣博古花瓶纹绵袍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
  清乾隆 石青色缎缀绣八团喜相逢夹褂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
  朝褂

  绿色缎暗团龙棉袍袖局部

  这件也是富察皇后的朝裙,与此前朝袍、朝褂为一套,属冬季朝裙。圆领无袖,大襟右衽,裾左右开,后身垂带两条。沿片金缘镶貂毛饰缘,缀银鎏金光素扣四枚、铜鎏金錾花扣二枚。裙分上中下三层,上层有夹里,以红色团寿织金缎,中层为单层,以同质加襞积,下层絮薄棉,用蓝色寸蟒妆花缎。下幅彩织四层行龙,间饰五彩云纹,内侧等间距缀捶条状金版三十五块,上嵌珊瑚、绿松石,两端缉珍珠、珊瑚米珠与之相连。

  戴朝冠时,先戴金约,用以束发。太后、皇后镂金云十三,饰东珠各一,间以青金石,红片金里;皇贵妃、贵妃为镂金云十二,饰东珠各一,间以珊瑚,红片金里。妃为镂金云十一,嫔为镂金云八。金约后均系金衔绿松石结,贯珠下垂,太后、皇后凡珍珠三百二十四,五行三就,每行大珍珠一;皇贵妃用珍珠二百有四,妃用珍珠一百九十七,嫔用珍珠一百七十二,均三行三就。金约中间金衔青金石结二,太后、皇后每具饰东珠、珍珠各八;皇贵妃、妃用东珠、珍珠各六;嫔各四。均在末端缀珊瑚。

  

  

  

  此袍以黄色缂丝为面,湖色素纺绸为里。通身装饰约一百个团寿字,间饰五彩流云和红蝠纹,寓含“洪福齐天”、“长寿百岁”的吉祥意义。下摆饰海水江崖、八宝立水纹。镶石青色纱领、袖边,上绣喜相逢纹样。领又系黄条,正书:“黄刻丝寿字有水袷袍一件”,背书:“乾隆三十年九月二十八日收”。

  

  吉服

  清乾隆 石青色缎绣八十一条龙夹朝褂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
  

  参考资料:

  《天朝衣冠—故宫博物院藏清代宫廷服饰精品展》,紫禁城出版社,2008 年版。

  清乾隆 《孝贤纯皇后朝服像》轴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
  

  后妃、福晋、夫人所用的佩巾,依色彩及纹饰分等给,使用时佩挂于朝褂第二颗纽扣上。太后、皇后及贵妃绣纹为“五谷丰登”;妃绣纹为“云芝瑞草”;嫔不绣花纹。

  

  便服

  清 金镶青金石金约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
  八团无水龙袍图式

  

  

  

  耳饰

  

  

  朝裙

  白瓷蟠螭双耳瓶,插罂粟花(前襟下幅右)

  导语:后妃的便服,穿用于燕居闲暇之时,它们款式丰富,花色繁多,是宫妃时尚生活的体现。便服包括便袍、马褂、坎肩、袄、衫、裤等,乾隆朝还是以雅致、内敛风格为主,随着宫廷与贵族生活的安逸奢侈之风,便服变得华丽。特别是道光朝之后,出现宽襟博袖的氅衣、衬衣等纯休闲的服装,至晚清,更是斑斓夺目。

  朝珠

  龙袍

  前部缀 5 只金累丝凤,上嵌珍珠、宝石,又衔珍珠、宝石流苏。金凤下排缀 9 只金翟,为银镀金质,又衔珍珠、珊瑚、绿松石、青金石、红蓝宝石等贯串的流苏。钿后部亦有几串流苏垂饰。此钿子用大珍珠 50 颗,二、三等珍珠几百颗,宝石二百余块。

  

  此龙褂以圆金线缂织四团正龙和四团行龙,周围用五彩丝线织流云海水点缀,下摆织寿山福海及杂宝纹样,应是皇太后、皇后所用。

  皇太后、皇后冬朝冠图 《皇朝礼器图式》清内府绘本

  此金约为嫔所使用,串珠已缺失,仅余金箍。金箍由八节金托组成,金托上下两缘饰累丝云纹,每节中间嵌青金石。各节间用梅花形金铆钉相连,外有累丝金云,金云中间嵌东珠一颗。附黄条,其上墨书“金镶催生石头箍一围,嵌无光东珠八颗,共重六两”,催生石即青金石。

  清乾隆帝孝贤纯皇后 明黄缎绣金龙皮朝袍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
  龙褂

  后妃吉服之一。缀银鎏金錾花扣四枚。衬粉红地暗花丝绸里,内絮薄棉。以绿色素缎为地,集平针、套针、正戗、打籽等绣法于一身,彩绣八种不同的古瓷瓶,均插名贵花卉,间饰折枝月季、牵牛、寿菊、水仙、石竹、彩蝶等,下幅绣海水江崖与杂宝纹,寓意“寿山福海”;领、袖边镶石青缎并绣饰牡丹花,寓意“玉堂富贵”。将乾隆时期精美的观赏用瓷的器型、纹样等特点表现得淋漓尽致,为故宫博物院现藏清代服饰文物中的孤品。

  导语:吉服又称彩服,在重大节庆、宫廷宴飨、祭祀活动首尾阶段穿着。整体包括吉服冠、龙褂、龙袍、朝珠等,较之隆重的礼服,吉服使用场合稍轻快些,形制和色彩既庄重严肃又不失活泼。后妃吉服有绣饰彩云金龙的石青色、明黄色,也有随时令节日改变的彩色,纹样不仅有龙纹,亦有团花、喜相逢、寿字、暗八仙等代表福瑞的诸多纹饰。

  圆领,肩部加缘,大衿右衽,马蹄袖,披领及袖皆石青,片金缘,领后垂明黄绦,饰珠宝惟宜。依冬、夏季,缘饰有所不同。

  

  常服

  此领约环上嵌长条形青金石四块,红色料石两块。其上又嵌红宝石两颗,蓝宝石两颗,珍珠一粒。活又中为金质錾花云蝠纹,各系明黄色绦带一条,绦带上缀红色料石珠,有红色料石坠角各一,现一绦带仅存红色料石珠一,坠角已缺失。

  太后、皇后三盘,东珠一,珊瑚二,佛头、记念、背云、大小坠珠宝杂饰惟宜。皇贵妃、妃朝服朝珠三盘,蜜珀一,珊瑚二。绦皆明黄色。嫔朝服朝珠三盘,珊瑚一、蜜珀二,绦用金黄色。

  清乾隆 月白缎织彩百花飞蝶袷袍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
  左右各三,每具金龙衔东珠各二,太后、皇后用一等东珠;皇贵妃用二等东珠;妃用三等东珠;嫔用四等东珠。

  

  《中国古代服饰图典》,云南人民出版社,2007年版。

  【时尚芭莎网讯】时尚芭莎

  

  清 大红色缎绣花卉彩帨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
  清 貂皮嵌珠皇后朝冠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
  《皇后朝服像》

  皇后石青地立水八团金龙褂图式

  

  龙褂皆石青色,圆领对襟,平又袖,后开裾。为皇太后或皇后在祝寿、赐宴等重要典礼场合时穿着,是套在龙袍外面的一种服装。包括八团有水龙褂、八团无水龙褂,据《清史稿》,龙褂绣文五爪金龙八团,两肩前后正龙各一,襟饰行龙四,下幅八宝立水,袖端行龙各二;另有下幅及袖端不施章采的式样。

  

  清乾隆 黄色缂丝云蝠寿袷袍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
  

  

  

  

  导语:凡清宫重大典礼如元旦、万寿、冬至,及皇后主持的躬桑劝蚕等祭祀活动,后妃着隆重的礼服。由图可见,一整套礼服,自上而下由朝冠、金约、耳饰、领约、披领、朝褂、朝袍、朝珠、朝裙、采帨、朝靴等组成,繁复的服装各组件与诸项配饰无一不体现着穿着者的等级身份。现在一一分解细说:

  

  香色缎妆花八团喜相逢棉袍局部

  

  穿在朝袍内,按冬、夏之制采用不同质料制做。冬用片金加海龙缘,膝以上用红织金寿字缎,膝以下用石青行龙妆缎,皆正幅。有襞积。夏以纱为之。

  此件朝褂属朝褂三式之一,在此基础上有更奢华的创新。石青色缎为面,大红色夔龙暗花缎为里。朝褂通身饰片金缘,缀铜鎏金錾花扣一枚,珊瑚扣四枚。平金彩绣云龙纹,前胸、后背各绣大升龙二,胸以下分两段为襞积式,并绣三段并排立龙,左右相向,前后均同,通身共绣金龙八十一条,是清代皇后朝褂中绣金龙最多的一件。

  玉阶王会衣冠盛,金殿朝仪礼乐章。—清·乾隆帝

  仿青铜双环兽耳瓶,插牡丹花(后背上)

  白瓷兽耳衔环瓶,插海棠花(后背下幅右)

  此为嫔吉服之一,在重大吉庆场合穿着。圆领,右衽,马蹄袖,裾左右开。香色素缎地,饰妆花八团喜相逢图案,间饰五彩翔凤。鹿驮宝瓶、折技花卉及亭台楼阁。领、襟边、接袖镶石青缎并绣五彩花卉,湖色万字曲水小团龙暗花绫里,内絮薄棉,银镀金光素扣五枚。附墨书黄纸签二,一书“乾隆十四年正月二十二日收,王常贵呈览,香色缎织五彩百蝶女绵袍一件”,一书“香色缎织八团五彩双蝶无水绵袍一件”。

  导语:清朝是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,满族统治者统治中国后,在确定上下衣冠服饰时,坚守其本民族传统,将骑猎文化带入宫廷服饰。皇太极崇德二年,对诸王和贝勒说起昔日金朝改服汉人衣冠一事,强调:“我国家以骑射为业,今若轻循汉人之俗,不亲弓矢,则武备何由而习乎?射猎者,演武之法;服制者,立国之经。嗣后凡出师、田猎,许服便服,其馀悉令遵照国初定制,仍服朝衣。并欲使后世子孙勿轻变弃祖制。”到了乾隆朝,乾隆皇帝在进一步确定冠服形制时,巩固并加详增改了自清立国初始时的典章制度,他认为服饰是“朝祭所御,礼法攸关,所系尤重”,亲自与诸大臣考定章程,以垂教后世,而取汉纹,不取其形的思想,让我们在乾隆朝的宫廷服饰中能看到一些富有文人气息的纹样。可以说,清宫服饰在乾隆朝形制达到最完备的状态,较之奢华绚丽的晚清,此时既不过度节制,也不过分宣张。

  清乾隆帝孝贤纯皇后 石青缎绣金龙棉朝褂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
  清 金环镶东珠耳饰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
  朝冠

  太后、皇后、皇贵妃皆饰貂,上缀朱纬,顶用东珠,垂明黄绦;贵妃、妃、嫔吉服冠顶用碧玺,垂金黄绦。吉服朝珠较轻省,减至一盘,太后、皇后珍宝随所御。自太后至皇贵妃,绦用明黄色。贵妃、妃、嫔冠服袍,垂绦用金黄色。皇贵妃龙褂、龙袍与皇后同。嫔龙袍用香色,其余同妃制。

  领约

  

  

  清乾隆 藕荷缎绣四季花篮棉袍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
  皇太后、皇后金约图 《皇朝礼器图式》清内府绘本

  吉服冠

  清乾隆 石青缎棉褂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
  皆明黄色,领、袖皆石青,包括八团有水龙袍和八团无水龙袍,据《清史稿》,龙袍有三种形制:其一,绣文金龙九,间以五色云,福寿文采惟宜,下幅八宝立水,领前后正龙各一,左右及交襟处行龙各一,袖如朝袍,裾左右开。其二,绣文五爪金龙八团,两肩前后正龙各一,襟行龙四,下幅八宝立水。其三,下幅不施章采。

  用于约束颈间衣领的饰物,环形活又开合式。镂金为之,太后、皇后饰东珠十一,皇贵妃、妃、嫔饰东珠七。均间以珊瑚,两端垂明黄绦二,中贯珊瑚。太后、皇后末缀绿松石各二,皇贵妃、妃、嫔末缀珊瑚各二。

  

  

  此袍为嫔之冬季便服之一。袍右衽,捻襟式,马蹄袖。领、袖镶酱色云龙海水纹妆花缎边,领边有正龙二,行龙三;接袖处有行龙二,两袖端有正龙各一。棉袍面料为妆花缎,衬湖色云纹暗花绫里。纹纬用“挖梭妆花”织造,这种织造方法设色自由,不受任何限制,在一排同样的花纹上可以织出不同的色彩,使色彩丰富多变。此种技术于宋代已出现,盛于明清,并沿用至今。该袍面料织牡丹、石榴花、菊花、兰花、梅花、桂花、水仙等花卉和松竹等,蜂、蝶翩翩起舞于花丛间,栩栩如生。花卉与蜂、蝶之设色有月白、石青、蛋黄、粉红、紫红、雪灰、浅绿、墨绿和茄皮紫等共 20 多种,五彩斑斓,色调和谐。

  

  钿子

  此件朝褂属朝褂三式之三,其主人是清乾隆孝贤纯皇后,即富察皇后,它与《孝贤纯皇后像轴》中所着朝褂一致。石青色缎为面,红色暗团云龙金寿字织金缎为里,内絮薄棉,缀银鎏金錾龙纹扣九枚。前后身以平金绣立龙两条,间以五彩云蝠、八宝平水纹,以缉米珠、珊瑚珠组绣团寿字。朝褂边缘缀嵌珊瑚、绿松石、金板,金板之间以钉缀米珠、珊瑚珠组成的排珠相连。金板嵌珠石的装饰手法,是乾隆时期的首创。

  清乾隆 香色地百蝶花卉纹妆花缎棉袍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
  夏季朝袍之制有两种:其一,领、袖片金缘,中有襞积。其二,领、袖片金缘,中无襞积,裾后开。缎纱单袷各惟其时,其余俱如冬朝袍。

  礼服

  

  后妃吉服之一。缀铜鎏金錾花扣四枚。藕荷色素缎为地,月白色暗花绫里,内絮薄棉。通身绣八组二十余种四季花卉组成的花篮纹,间饰杂宝、草虫等纹,下襟绣间饰杂宝的海水江崖。领、袖边饰石青平金绣凤鸟纹缎及石青片金缘。领又系墨书黄纸签二,一书“藕荷缎绣花卉有水绵袍一件,乾隆三十三年五月初五日收,敬事房呈”,一书“藕荷缎绣花卉绵蟒袍一件”。

  月白色妆花缎面,黄色缠枝暗花绫里。使用大红、粉红、碧绿、草绿、香黄、驼黄、浅绛、湖蓝、深灰、浅黑、淡白等十余种色线织制折枝花卉及虫蝶纹样。其中花卉有牡丹、莲花、海棠、秋海棠、梅花、石榴花、水仙、桃花、绣球花和兰花等,虫蝶有螳螂、蝈蝈、蜻蜓和蝴蝶。纹样丰富多彩,表现出自然界百花盛开、百蝶翻飞之景,生动逼真,栩栩如生,充溢着春天生机盎然的气息。此袍织造精良,做工细致,纹样雅丽,是一件乾隆时期的服装精品杰作,且为故宫博物院现藏的为数不多的年代最早的后妃便袍之一,故十分珍贵。领又系黄条,上墨书:“月白缎百花妆袷衬衣一件,乾隆四十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收”。

  金约

  

  凤凰彩票(fh03.cc)

  清宫后妃冠服之制,太皇太后、皇太后与皇后同。只是在用料上微有些区分,太皇太后、皇太后礼服用黄色、秋香色五爪龙缎、绣缎、妆缎;皇后礼服用黄色、秋香色五爪龙缎、凤皇翟鸟等缎。皇贵妃朝褂、朝袍、采帨、朝裙皆与皇后同。妃冠服袍、垂绦皆金黄色,其余与皇贵妃同。嫔朝褂与妃同,其绣文两肩前后正龙各一,襟夔龙四,朝袍用香色,其余同妃制。

  

  皇太后、皇后耳饰图 《皇朝礼器图式》清内府绘本

  后妃吉服之一。绿色团龙暗花缎为地,领、袖边处镶饰彩绣折枝四季花卉纹。缘饰团龙杂宝织金缎及石青缎彩绣莲花绦,月白色素纺丝绸里,内絮薄棉,缀铜鎏金錾花扣四枚。领又系黄纸签,墨书:“绿缎镶领袖绵袍一件,乾隆三十年九月二十八日收”。

  

  

  凤凰娱乐(fh03.cc)

  皇太后、皇后领约图 《皇朝礼器图式》清内府绘本

  此朝袍与前文石青缎绣金龙棉朝褂为一套,主人是清乾隆帝孝贤纯皇后。袍以丝绸为面,以皮毛为里,上为羊皮,下用天马皮(即兔皮)。袖内端施貂皮,其余部分边镶染银皮出锋。缀铜鎏金錾花扣三,铜鎏金光素扣二十四,黄缎盘花扣三。这是北京故宫博物院目前仅存的一件缀金板嵌珠石的皇后朝袍。其肩部饰缘和披肩上的金龙、金凤,均嵌以翡翠、青金石、珊瑚、孔雀石和绿松石等名贵宝石。

  

  乾隆的书房“三希堂”,位于故宫养心殿的西暖阁,这里有一面被博古花瓶装饰的墙壁。

  

  

  朝袍

  

  以红绸制成,上窄下宽,正面绣蝙蝠、暗八仙、寿桃、灵芝、寿山福海等图纹,上端系一蝠磬图青白玉环,再上系黄色丝凤凰彩票(fh03.cc)带连缀浮雕龙纹红珊瑚扁珠。蝠磬半圆玉环另系八组十六条挂坠,配红珊瑚珠缉米珠。坠角有红珊瑚、绿松石、金星石葫芦坠、碧玉挂坠、白玉仔料芭蕉叶形坠、白玉瓶形饰、红珊瑚、花篮、红珊瑚点翠金箍蚌壳宝剑形饰、银箍红珊瑚阴阳板等,有暗八仙之意。彩帨上还有一金镂空梯形箍,嵌红宝石和翡翠。另黄带上还有金累丝托碧玺坠角二,并串有珍珠。

  冬季朝袍之制有三种:其一,领、袖片金加貂缘,肩上下袭朝褂处亦加缘,绣文金龙九,间以五色云,中无襞积,下幅八宝平水,披领行龙二,袖端正龙各一,袖相接处行龙各二。其二,领、袖片金加海龙缘,肩上下袭朝褂处亦加缘,绣文前后正龙各一,两肩行龙各一,腰帷行龙四,中有襞积,下幅行龙八。其三,领、袖片金加海龙缘,中无襞积,裾后开。

  

  皇太后、皇后夏朝裙图 《皇朝礼器图式》清内府绘本

  

  此为贵妃、妃吉服。月白色团龙暗花纱里,缀铜鎏金錾花扣四枚。在杏黄色缠枝花卉纱地上,缀绣八团彩云金龙及海水江崖纹。绣制者将事先完成的缎绣八团纹样内无绣工的石青空地剔除,使其形成雕缕状的剪纸效果,再钉缀在袍面,产生高浮雕的立体装饰效果,这种挖缀装饰法在清代帝后服饰中十分鲜见。

  太后、皇后夏朝冠图 《皇朝礼器图式》清内府绘本

  略比朝袍短些,罩在朝袍之外,圆领、对襟、坎肩式,裾左右开或后开。

  皇太后、皇后彩帨图 《皇朝礼器图式》清内府绘本

  清 点翠嵌珠宝钿子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
  图片来源:《中国古代服饰图典》

  

  左右两肩绣插月季花的蒜头瓶、插蜀葵的龙穿花贯耳瓶,其它六瓶,见局部图:

  

  皇太后、皇后冬季朝袍图式三种 《皇朝礼器图式》清内府绘本

  清乾隆 杏黄色纱缀绣八团云龙女夹龙袍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
  

  清乾隆 绿色缎暗团龙棉袍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
  《钦定大清会典(全两册)》,吉林出版集团,2005 年版。

  多与吉服相配,是皇后、妃、嫔们平时戴的便帽。通常以黑色丝绒缠绕成覆钵状帽架,铜镀金为底托,以宝石、珍珠、珊瑚、碧玺等组成吉祥图案,饰以点翠。另配钿又于钿子之下,约束头发,兼具装饰。后妃多用凤纹钿又,皇太后、太后为九凤,次第以降使七凤、五凤。

  青花黄釉宝月瓶,插菊花、芙蓉花(前襟下幅左)

  

  清乾隆 缂丝石青地八团龙褂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
  《清宫服饰图典》,紫禁城出版社,2010 年版。

  

  皇太后、皇后朝珠图 《皇朝礼器图式》清内府绘本

  清乾隆 《心写治平图》(局部)戴吉服冠、着龙袍的皇后,美国克利夫兰美术馆藏

  清乾隆 香色缎妆花八团喜相逢棉袍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
  

  清乾隆帝孝贤纯皇后 石青色寸蟒妆花缎金版嵌珠石夹朝裙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
  此夹褂下幅及袖端不施龙纹章采,而以平针、钉线、套针、缠针等刺绣针法,彩绣八团花卉纹样。八团内所饰蝴蝶及莲花、菊花、牡丹、海棠纹样,既衬托出节日的热闹场面,又反映出清乾隆时期高超的装饰工艺与独特的审美情趣。内衬月白色缠枝花卉暗花绫里,缀石青素缎拴系扣袢五枚。领又处系墨书黄纸签二,一书“石青缎绣八元喜相逢女夹褂一件,乾隆十三年十二月初七日收”;一书“石青缎缀绣八团五彩双蝶无水夹褂一件。”

  此件常服褂为皇后常服之一。圆领,对襟,平袖,裾后开。石青团龙暗花缎面料,缀铜鎏金光素扣一,铜鎏金錾花扣四。月白色缠枝菊暗花绫里。领又系墨书黄纸签二,一书“石青缎棉褂一件” ,一书“览石青缎夹褂一件,乾隆五十四年四月初四日收,敬事房呈。”乾隆朝皇后常服几乎均是石青色,乾隆《钦定大清会典》规定:“皇后常服袍,无定色,表衣色用青,织纹用龙凤翟鸟之属,不备彩。”道光以后渐有彩色,如银灰色、明黄色、月白色等,仍是素净无纹或暗花缎为主,不作华丽装饰。

  青花缠枝唐草管耳瓶,插白梅、红茶花(后背下幅左)

  

  

  皇太后、皇后朝褂图式三种《皇朝礼器图式》清内府绘本

  白底彩云龙敞又瓶,插牡丹花(前襟上)

  清 点翠嵌珠宝五凤钿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
  朝褂皆石青色为地、片金缘,领后垂明黄绦,其饰珠宝惟宜。其形制有三种:其一,绣文前后立龙各二,下通襞积,四层相间,上为正龙各四,下为万福万寿文。其二,绣文前后正龙各一,腰帷行龙,四中有襞积,下幅行龙八。其三,绣文前后立龙各二,中无襞积,下幅八宝平水。

  导语:常服是帝后在春秋两季所穿,包括常服钿子、常服袍、常服褂,是除礼服、吉服之外,唯一可佩戴朝珠的服装。它既有礼服的性质,又兼具吉服的作用,在经筵大典、斋戒祭祀、丧期内的吉庆节日,或逢节日期间是先皇、先皇后的忌辰,帝后着常服,以示庄重。常服与便服不同,不能理解为平常穿的衣服,但在政治活动频繁的清宫内,它的穿用次数非常多。

  石青色缎缀绣八团喜相逢夹褂局部

  《清史稿》,中华书局,1977 年 8 月。

  彩帨

  

  虽为龙袍之式,却无龙纹,这种饰百寿纹的龙袍不见于清代服饰典制之记载。从明黄色、饰百寿纹、镶中接袖和裾左右两开等特征看,它应是乾隆时期皇太后或皇后于寿诞庆贺之时穿用的吉服袍,为当时别具一格的新制样式。

  《皇朝礼器图式》,清内府绘本,英国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藏。